當前位置:智能 > 正文

深圳電子煙工廠:從安逸十年到與資本賭博

2019-10-24 10:57:22  來源:界面

“羅永浩他們出的價格實在太低,我們當場就拒絕!”深圳一家電子煙工廠負責人章龍噴了一口電子煙霧,然后搖了搖頭。

曾經“數錢數到手軟”的章龍,可能沒想到現在到了要跟中國創業者討價還價的地步。

10年前,國外的客戶們拎著一大袋現金找到了章龍,求著他們生產電子煙,搭個小作坊,一支支電子煙就發貨到了全球。他清楚地記得,那時候老板們的名言是:“讓淡季快點來”。

然而10年后,章龍卻發現,自己被推上了中國創業的風口,但賺錢卻變得越來越難了。

章龍的工廠位于深圳寶安區福永和沙井街道,這里以“生蠔”被深圳人所熟知,然而資本和創業者的敲門,讓曾經偏安一隅的工業地段打破了平靜。

寶安區福永街道方圓十公里,一棟棟并不是太顯眼的建筑坐落在產業園。廠房門口有幾十名工人手拿簡歷蹲在了門口,他們在等待工頭的號令,以求獲得在廠里工作的機會。

如果你在一棟廠房旁邊停留超過一分鐘,可能會聞到一股煙油的香味,又或者,會有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過來向你低聲詢問:“量有多大,樓上這一層都可以包給你”。

2019年,電子煙成為了國內創業的第一個風口。各路創業者蜂擁而至,不到兩個月時間內,電子煙品牌如雨后春筍般涌出,外界稱其為“千煙大戰”。

深圳則成為了電子煙的第一站。一名行業人士的預測是,全球90%的電子煙都產自深圳寶安區,十幾平方公里的街區隱藏著600家電子煙生產商,從下訂單到拿到產品,最快39天可以做到。

看上去,這是當下一塊“流淌著奶與蜜之地”,但繁榮的背后,卻隱藏著工廠主們內心的焦慮。

“原先我們可能有40%、50%的利潤,現在只有5%到10%左右了”,章龍無奈地說。

工廠主與硅谷博士

下午四點,深圳合元電子煙代工廠的負責人趙文才會準時來到廠房跟客戶溝通,他年齡將近50歲,膚色黝黑,穿著一件酒紅色的襯衫,皮鞋擦得發亮。

過去十年,趙文才賺到了足夠多的錢,但最近,一支中國創業團隊卻要求他進行改變。

這家公司名叫喜霧,創始團隊均來自硅谷。科學家加州大學化學工程博士邢晨悅,曾經在電子煙巨頭JUUL工作,并發明了“尼古丁鹽”,如今她將實驗室設在硅谷,生產則搬回了深圳寶安。

另一位創始人姚曉潮,斯坦福的碩士,硅谷投資人,2018年來到深圳投資電子煙。但他卻意外發現,雖然市場很喧囂,但合格的產品寥寥無幾。因此尋找優質的工廠,成為這家公司的重要任務之一。

按照常規廠房的做法,有客戶到來之后,工廠主會給對方十款電子煙模具,客戶挑選好之后,便配備一個廠房,刷上地板漆,買兩條產線,招募幾個工人組裝即可。沒有測試,沒有標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起步價五百萬即可。

但現在的團隊不想重復過去。姚曉潮說,他們制作質量更為上乘的產品,以求真正獲得老煙民的喜歡。因此對設計、工藝、生產頗有要求。比如為了營造抽煙儀式感,需要在電子煙當中加入“滑出和收納”煙嘴的設計。

喜霧電子煙設計

喜霧電子煙設計

“工廠之前都沒做過這一類的設計,他們不知道里面的滑片轉多少角度是最優的,也不知道滑片應該用什么材料,你還得告訴他們,教他們”,姚曉潮說。

這對于趙文才來說,確實是個全新的挑戰。

首先,他需要配備為客戶提供前期的研發團隊,按照趙凡的說法,現在公司由10個人的研發團隊擴展到了500個人。其次,工廠制造的環境和設備不斷也要改善,就在最近,趙文才在廠里投入了大量的自動化設備。

電子煙生產線

電子煙生產線

比如,注油這個環節,在此前大多數都依賴于人工用針筒注射。但是現在更多時候被要求用自動化的注油環節。

“大家都認為電子煙挺簡單,其實某些細節方面比手機還難”,喜霧的首席運營官,前黑莓手機前中國區總裁劉宇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電子煙產生煙的原理是通過煙油的霧化,產生煙霧口感。跟傳統煙草是通過燃燒的原理不一樣,傳統煙草燃燒的溫度可達800-1000度,而電子煙的霧化溫度是170~200度左右。

以氣密性為例,這對于結構件的精密程度更高。手機對于結構精密要求高的是防水,但是電子煙如果精密度多了0.1,吸阻就從800上升到了1100。

劉宇說:“手機這批縫大,那批縫小,是看不出來的,但是電子煙今天抽,明天還需要抽,口感,氣密性、吸阻都要保持一致性”。

另一方面,電子煙的器件供應商也有很強品質要求。劉宇說,比如產品殼料,可能是給奔馳、寶馬、豐田做燈罩的廠商,塑料件的供應商是給三星LED進行供應的。

在元器件上生產鏈條上,目前喜霧也跟手機類似,分為電池原材料供應商(電池、電芯、控制電路)、霧化器原材料(塑料、玻璃、五金、發熱電阻)及煙油原材料。在具體的供應鏈管控上也分為了三個部分,組裝廠和零部件的二級、三級供應商。

“我們跟這個客戶合作,自己投入也很大,這單生意不虧錢就不錯了”,趙文才說,一般客戶我早就出貨了,現在漏一個油都不行,前期各種手板、模具費,不是投個十萬、八萬搞得定的。

深圳煙城的黃金十年

趙文才做生意的方式本不是如此。

2003年,藥劑師韓力發明了第一只真正意義上的電子煙并獲得專利,創辦了如煙公司。之后,如煙也快速發展,于兩年后上市。

然而,處于鼎盛時期的如煙,在2008年后陷入了危機。央視打假、輿論批評使如煙受到一系列負面影響。國家煙草專賣局表示,如煙的宣傳涉嫌失實、有違科學理論,如煙被“公開處刑”。

與此同時,深圳和浙江等地陸續出現了很多仿制如煙產品的工廠,如煙電子煙的銷量持續下滑。2013年,如煙被全球第四大煙草公司帝國煙草以7500萬美元收購,包括電子煙專利。

趙文才和福永沙井電子煙創業者們的黃金時代正是從“如煙”崩盤開始的。

如煙被收購之后,仿制電子煙的工廠找到了機會。或許是出于前車之鑒,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了國外市場。

隨著國際市場上電子煙的監管放寬,電子煙工廠發展加速。2012年,美國最高法院判定FDA禁止銷售電子煙敗訴,認定電子煙是煙草類產品,同時日韓等國也陸續提出公共場合控煙的嚴格法規。

趙文才最早的業務是電腦代工,而另外兩名合伙人則是按摩椅出身,三人在這個時間上一拍即可,開始進行電子煙的代工生意。

在一次廣交會上,趙文才花了一萬塊錢擺了一個電子煙的展位。突然有一天,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客戶找上門來,二話不說,就塞給了趙凡一大筆錢,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增加產能,將產品賣到海外。

雖然有了足夠的訂單,但對于作坊式生產團隊來說,難度也是極大。原因在于當時整個深圳沒有人愿意為電子煙提供供應鏈,包括五金,電池,發熱絲都沒有規模量產的,量產成本極高。

“一間小房子,華強北買一些零配件,自己回來招募工人組裝,當時都是這樣干的”,趙文才說。

如今電子煙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以日本IQOS為代表的加熱不燃燒電子煙,(IQOS在我國受到《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約束,正規渠道禁止銷售該產品)。第二類就是煙油電子煙,目前市場上主要是換彈式和一次性電子煙。

為了讓供應鏈繁榮起來,越來越多吃到頭啖湯的電子煙從業者邀請身邊的親戚朋友參與到這一個行業。在當時流行的一句話是:“你要創業,那就去開個五金廠。如果沒錢,我給你,幫我做配件”。

一個現象是,深圳華強北是客家人和潮汕人為主,但在福永和沙井的電子煙行業,卻主要是以江西、湖南、四川人為主,這些人都是深圳電子煙最早創業者。

就這樣,沙井的電子煙產品開始賣向了全球,并在當地形成了一個完善的電子煙供應鏈。2014年,中國電子煙制造業達到峰值,電子煙工廠達到了2000多家。

在這個地方,你可以在隔壁的廠房里找到電子煙所需要的任何一個磨具和元器件,除此之外,這里也聚集了全球最豐富的電子煙行業人才。

“一年賺十幾億,那時候非常容易”,趙文才說。

未來與賭注

今年開始一切都變了。

2019年1月,眾多電子煙品牌發布。羅永浩、同道大叔、前錘子科技朱蕭木等人都進入市場。

在趙文才眼中,這一類客戶叫做資本型玩家。換句話說是用互聯網模式,快速而低門檻的方式迅速教育電子煙市場,這跟傳統的制造業有著截然不同。

在電子煙產業被資本和創業者盯上之后,上下游的產業鏈都開始變得瘋狂,包括生產線在內的參與者越來越多,客戶面前,價格在這幾年越來越成為了主要手段。

“因為資本進來,導致現在做電子煙工廠的人越來越多,競爭很激烈,客戶他不再是認定你這個產品,他有那么多選擇,我們利潤根本沒有增加”,章龍說。

另一方面,曾經作坊式的產線開始被追逐科技元素的創業者們盯上之后,開始被要求重新投入進行自動化的產業升級。

最初的電子煙是“如煙”一類的產品,外型仿照傳統煙,由電池、霧化器和煙彈組成,成本較為低廉,技術門檻低,但霧化器很容易被燒斷,且口味單一。

隨著技術的改進,電子煙的霧化器和煙彈被合并,霧化器外面帶有保護罩,煙彈是插入霧化器里面。目前市場上的主流產品,包括大煙和小煙,都屬于此類。之后就出現了一次性霧化器和煙彈,在外觀和原材料也進行了升級換代。

往國外銷售的電子煙

往國外銷售的電子煙

劉宇說:“一般的中小工廠會招200個廠妹做幾條生產線,但我們是不會用的這樣的工廠,現在我們對產線品質有了很多要求”。

即便如此,如果市場是在瘋狂增長,則一切投入都是值得的,但問題在于,如今的產能并不是跟投入成正比的。

趙文才自己也在賭。

目前電子煙市場品牌混雜,看起來似乎熱鬧,其實出貨量并不大,沒人知道最后哪個品牌能贏。但最后趙文才還是在產線上加大了投入,并且接下了這單不知道會不會虧錢的生意,“賭喜霧這幫人能贏,所以押在喜霧。”

電子煙產業面臨的困境主要在兩個方面:一個是這兩年全球煙消費者未出現大幅增長,在中國市場,電子煙吸煙的更多是追逐好奇的年輕人,而不是真正龐大而又充滿消費力的“老煙民”。

其次,在萬億級的煙草市場,國家對這個行業的監管依舊沒有明確,這也讓中國電子煙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

趙文才則說,中國市場增加的不是煙民,而是年輕人,這是很難獲得真正大規模增長的。

因此,在真正實現煙民替代和國家監管政策明朗之前,工廠主的前期投入與未來回報會變得撲所迷離。

“投入不一定有結果,但如果不投入升級,到時候政策開閘,我們又怕上不了車”,章龍對界面記者說,“資本有錢可以燒,他們不會心痛,我們的錢都可都是血汗錢啊”。

大量的像趙文才、章龍一樣的深圳電子煙工廠主如今進入了抉擇:向前一步有可能是萬丈深淵,退后一步則有可能被時代拋棄,產業十字路口之下,深圳煙城將走向何方?

(應采訪者要求章龍為化名)

推薦閱讀

小米高管怒懟趙明:怎么不出一款4G年度爆款機?

早前小米CEO雷軍說計劃明年推出10款以上的5G手機,對此有媒體問華為榮耀業務部總裁趙明怎么看?趙明回應說5G手機堆數量無意義,榮耀V30將于1 【詳細】

有記錄以來最小水平!2019年臭氧層空洞顯著縮小

北京時間10月24日消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稱,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空洞已經縮小至1982年開始監測以來最小的水平。之所以出現這一現象, 【詳細】

谷歌公司可編程量子計算機再現“量子霸權”

英國《自然》雜志23日發表的一篇論文中,谷歌公司演示了量子霸權——一臺可編程量子計算機超越了最快的經典超級計算機。該量子系統只用了約 【詳細】

馬銘澤眼中的李國慶:耳濡目染模仿做事 高壓下成長

10月24日凌晨消息,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摔杯事件有了新進展。該事件的另一位核心人物的李國慶妻子——當當網董事長兼CEO俞渝發朋友圈回應此 【詳細】

疑馬銘澤小號宣傳早晚讀書 帶李國慶話題搞抽獎

10月24日早間消息,李國慶妻子俞渝在李國慶朋友圈下回復手撕李國慶,俞渝稱李國慶從家中拿走1 3億現金,并非凈身出戶。并指出李國慶聯合公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